岩石上的西夏国“女兵”

原标题:岩石上的西夏国“女兵”

出征题材岩画

西夏把频繁参添战斗的女兵称为“麻魁”,她们大多身强力壮,勇武善战,战功赫赫,为政权的巩固、国家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贡献;西夏社会还普及通走着剺面之俗,用石刀、尖状石器在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……这些在西夏题材的岩画中能够得到佐证。

西夏题材岩画

西夏是中古时期以党项民族为主体竖立的封建割据政权,与宋、辽、金鼎立达190多年,对中国北方地区的历史发展产生了壮大影响。原由蒙古军队攻占西夏时采取了灭绝政策,致使文化遗迹留存不多,给西夏女性相关周围的钻研带来诸多未便。然而,西夏题材岩画的发现,为吾们直不都雅晓畅西夏党项族女性挑供了足够的实证原料。

西夏题材岩画主要分布在贺兰山、天都山、阴山、曼德拉山、鄂尔多斯草原以北的那仁乌拉山等地,约有万余幅。仅贺兰山贺兰口就有上千单体图案和近百幅连体画。西夏题材岩画最大的特点是岩画旁刻有西夏文字。西夏时期党项人脱离了无文字、草木记岁月的原首游牧生活,创造了西夏文,这对确定岩画的年代是很有价值的。西夏题材岩画的风格以写实为主,人物立像体格健魄、身材魁梧,他们面像威厉、巨臂粗腿、衣装整齐、腰挂利刃长刀等。一些组相符画面,以多幅相连的手段外现征战场面,画面中刀枪相对、械斗搏杀,残酷激烈,给人以剧烈的视觉冲击,表现了古朴苍凉的边塞文化。这些岩画制作的手段主要是敲凿或凿磨结相符,在曼德拉山还有用金属工具等划刻的作品。西夏题材岩画是党项民族绘画艺术坚强的外现和保留形态。

睁开全文

西夏党项族绘画早有传统。元昊祖父李继迁不悦意其兄倚赖宋朝,拒绝宋王朝要他们内迁的命令,率领多人出奔,便拿出其先人拓拔思忠画像,让追随出逃的党项人看,行使先人的威看感化族人,使从者日多。李继迁出示的先祖人物画,表明当时党项人已有了必定程度的绘画能力。后来元昊依仗贺兰山竖立西夏政权,日夜演习兵马,并且在贺兰山东麓竖立了佛教寺庙和林苑,这成为党项人进走岩壁画创作的主要内容。

岩画中的女兵现象

在贺兰山归德沟有一幅岩画,画面内容是西夏女兵紧握兵器,对准前线现在的,急速迈进的场景。这些女兵身后似有一位佩带腰刀的指挥官,也也许是别名放哨执勤的女兵。

相关西夏女子尚武参军、果敢战斗的记载不绝于文书。史书载:“东汉以来,西北羌患频仍,而妇女皆能挟弓而斗”。史书还记载了唐代党项妇女拓跋三娘带领仆从劫盐之事。在强横之风通走的环境中,西夏涌现了一批笑于参政、喜欢战事的女性典型。她们或在复杂的政治生活中手持国柄、心娴韬略、运筹帷幄,或在战火纷飞的疆场冲锋陷阵、指挥若定,大有巾帼不让男子之势。其代外性人物是一批以西夏皇太后为首的宫廷表层妇女。

西夏毅宗谅祚之母没藏太后与崇宗乾顺母梁太后,多次指挥数万大军,披坚执锐、征战沙场。宋元祐七年(1092年)十月,关于我们西夏数十万军队袭击宋环州,梁太后“纵铁鹞子数万迎斗”。在贺兰山西夏题材岩画中也多有描述这栽搏斗的场景,如系有发髻的女兵,高举兵器,骑马挂帅带队出征。这栽征战岩画不外乎有两栽含义,其一是从战时大义凛然,有一栽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哀壮之情。其二,“大风首兮云飞扬,威添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那栽一去无前、视物化如归的大害怕英勇气派。

西夏社会把频繁参添战斗的女兵称之为“麻魁”,她们大多身强力壮,勇武善战,战功赫赫,为政权的巩固、国家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贡献。她们是一支女子正途军,自然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女兵部队。贺兰山有云云一幅西夏题材岩画,画面长25厘米,宽23厘米,敲凿制作,图案下方刻绘西夏文。画面中一位身着长裙袍的妇女,一只手臂举弓搭箭舞射,另一只手叉腰间,她身形潇洒,萧洒自若。这是一幅以西夏女兵外演射箭技术为中央的舞蹈图,注释了女兵射箭与舞蹈艺术的有机相关;大西峰有一幅岩画,外现的是多人手持牛皮盾牌训练的场景,整个画面气氛剧烈,喊杀赓续,波动人心。

西夏社会还普及通走着剺面之俗,即人在痛心之极或死路怒之极时,用石刀、尖状石器在脸上划、拉、割出一道道血口,血流满面,留下深深的痕迹。不光外子如此,女性也不破例。史书载西夏永安元年(1098年),国主与其母梁氏亲率40万大军袭击平夏城,但城中守御有方,“一夕,大风首西北,冲车悉震折,夏军大溃,梁氏惨哭剺面而遁”,以示兵败自责。西夏题材岩画中一些人面像展现残缺,这有能够就是他们“剺面”的写照。

(崔凤祥 崔星/文)

满族文化网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永清趁汤装饰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